我的字母圈故事

我很喜欢永猎双子的故事,狼与羊永远在一起,默契的完成每一次狩猎,相知相惜。但是这个故事似乎与我理解的关系有所出入,一段关系在最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做好了分别的准备。

我认为没有什么关系是长久的,哪怕血浓于水的亲情,或者是被人们赞颂天长地久的爱情,又或者是经历风风雨雨的友谊,之后总会因为某些事情,某个变故而分离。所以我只希望,在一起的时间能长久,你带给我的,和我带给你的体验能让我们这一段时间变的值得回味。

字母圈故事

等我们老了,偶尔翻出回忆一下,还能感受到这段时间我们的契合,和愉悦。我曾经自负的认为我卓尔不群,与众不同。我曾经自比“俊介”,在数不胜数的博美中被人记住;也自比“库里南”,在比比皆是的钻石中被镶嵌在王冠上。我甚至是认为,你觉得我不够好,是你的层面不能理解我的好。

之后我听了很多很多优秀的dom,讲述过去属于他们的sub,优秀程度使我望尘莫及。

我才艰难的承认自己,不过是一个平凡人罢了。没有拿的出手的才艺,也没有特长,没有姣好的面容。果然,承认自己的平凡很困难。

我97年,喜欢说周岁,显得年轻一点,23岁。

我喜欢我家乡的名字,绍兴市下的一个区——越城区。

越王勾践迁都建城于此而得名,小时候初读越王卧薪尝胆的故事被打动,能生长在先辈的这个城市,我很骄傲。

我热爱越城,热爱他可以停下来,走上小桥看看河水潺潺的惬意慢节奏生活。

关于我的故事有很长。

我之前发过我的故事,有人评论我是编故事,说我是抄袭,立卖惨人设,我很希望这都是假的,都是我为了立人设编造的,但是可惜的是这都的的确确发生在我的成长历程里。

我还是想你能全面的了解我的故事,再判断要不要和我继续接触,所以我会把所有都表达在这个帖子。接下来讲述我冗长而负面情绪的成长生活。

从我接触字母圈到现在,有一句话长盛不衰:“十个慕里九个原生家庭都不幸福”。

我有一个沉重的原生家庭。

我一直渴望美满的家庭,从我上幼儿园开始我就向我的同学朋友们编织着我理想中的美好家庭生活,我的谎言总是能惟妙惟肖,每个人都深信不疑。

有的时候我都会信,我会想着回家之后面对的是我谎言中的家。

但是真实的生活是,我的父亲在我极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们。

我的成长里没有他,关于他为数不多的记忆,总是能让我感到窘迫。

小学的时候,他就停止给我们抚养费,我记得只是区区一千不到罢了。

我妈妈带着我去找他,他住在一个特别特别大的房子里,房子里住着他一个人,却开着四台空调享受。

他在餐桌上,吃的满嘴都是油,怒目圆睁告诉我们没有钱。似乎他嘴上的油水要随着他的不负责和莫名的愤懑喷在我和妈妈的脸上。

中考失利,我父亲第一次出席了我的家长会,我谎言里的完美父亲在家长会上的表现,我感觉我的谎言被所有人看穿了。

别人的家长都聚精会神的听班主任如何填报志愿,还有拿着笔认认真真写笔记的。而我的父亲,端着手机认认真真的看着手机上一张张比基尼美女的照片。

过了那么久,我真的想回忆一点点关于他美好的记忆,但是我真的想不出来。

但是随着他的意外去世,仿佛一切都是可以被原谅的,我不知道我对他究竟有没有感情,我也没有问过他有没有爱过我,我也不知道我血肉里对他有没有我没有发现的爱。

我从没有体会过父爱,我曾经拉着我那时主人的胳膊,我问他“父女之间会这样吗”,他告诉我会的。我从来不知道父女之间有怎么样的互动,自此我这一生都不会有机会。

我还有一个爱我爱的沉重爱的“面面俱到”的母亲。小学的时候,门口有小贩叫毛茸茸的小黄鸭。哪个小孩,尤其是小女孩看了不心动呢。

我祈求我妈妈给我买一只,她以不干净不卫生的理由回绝了我,我看着我的同学和校友都拥有了小鸭子,我哀求着告诉她,我也想和同学们一样有一只小鸭子。她还是坚决的带着恼怒拒绝了我。

“经济独立”就在那时候埋下了小小的种子吧。

于是我从十六岁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工作,我放学的时间和双休日做小时工。成年的第二天我迫不及待的去了麦当劳签合同,麦当劳的学生兼职福利很好,可以根据课程安排自己的上班时间,还有美味的工作餐,嘿嘿。

麦当劳的工资不足以我支付大学学费,于是我就转做销售,两个月的时间我赚到了学费。

上了大学也没有时间继续做销售,我就转做了v商偶尔也播游戏赚点外快。我以为,经济独立就可以在我和妈妈两个人的家里有话语权。

但是最近待业在家,她日日夜夜得空便指责我不求上进。

但是她似乎选择性忘记了,在一年多前,我为了梦想身兼数职的样子,也忘记了我的确攒到了足够多的资本她突然反悔时寻死觅活说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她以生命做要挟,以断绝母女为要挟,以她所谓的道德为要挟。

我理解她爱我至深,我理解她几近病态的行为,我听从了长辈们的劝我顺从。所以我以我的梦想为代价,以我一年多的拼搏对代价,顺从了我母亲的要求。

我记得那时候我看着日益增加的小金库,我兴致勃勃的去看了地段,看了店面,做了附近的意向调查。

但是被我妈妈之后全盘否定。我想这是我唯一的一个梦想,自此之后我再也不会做梦了吧。

我母亲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女人,我今年是本命年,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我甚至还不能决定我第一口吃的是什么菜。

可能是第一个孩子早夭,也有可能是她父母对她的极度溺爱,又或者是她的样貌美丽。

除了我和我父亲,似乎没有人忤逆过她。一有超出她掌控或者计划的事情总是会歇斯底里。很多人劝我可以脱离这种生活,但是我没有办法也狠不下心去冒险。

很多时候其实挺难受的,我妈妈辛苦把我养大,送我念书,交给我学识,我却用她给予我的学识反过来抱怨她。

可能错的人真的是我,只要我愚笨,我愿意被束缚,我没有我自己的思想也许对我们双方是最好的。

我在童年缺失父爱,在我成长为人的时候被母爱压抑。

我一直自诩天性所趋,但是如果我的家庭幸福美满,就算我有过启蒙,我是不是也不会深入这个圈子。絮絮叨叨了那么多,接下来说说关于我理解的圈子。

我是一个不婚主义者,不愿意被世俗束缚,不向制度低头。婚姻,是一个极其野蛮的制度。

我们都是动物,动物中尚且没有强制实行一夫一妻。你虽然说人类的智慧高于其他动物,才有婚姻制度的产生。

但是在另外一个方面,智慧的高度也因某些统治者造成了一种非常不合天然的道德水准,这种水准,一直因时代在变。首先,我了解爱情是什么。

人类大脑分泌多巴胺产生荷尔蒙使双方感到欢欣,所以就必须要为这个化学物质买单用一个制度来捆住自己的一生吗?我认为爱情从来不是结婚的理由,是统治者为了人类有序繁衍后代创造的一种强有力的说辞,而大家对此都深信不疑。

人们都喜欢判断对错,是非黑白。在大部分人们眼中,同性恋是错的,字母圈是错的,不结婚一个人孤独终老也是错的,惹人非议的。因为他们背离了制度,一旦我们做的事情得到了认可,很难使人们有序繁衍。

第一次萌生念头的时候,电视机还是特别老式的,后面有特别一大坨。

小小的屏幕里充满了小燕子穿著大红嫁衣的颜色,她要冒充千金小姐结婚,惊艳了还小的我,怎麽会有那麽好看灵动的女孩。

我幻想我以后也要穿那麽夺目靓丽的嫁衣嫁给自己的意中人。但是这个年头很快就被小燕子在下面的剧情棋室里的样子打消了,我喜欢这样的被压迫,我嚮往裡面老闆对小燕子的慕役,之后的每次重播我都幻想著我能变成棋室里的小燕子。我全然忘记了穿著嫁衣的小燕子。

看心理医生的时候他会问我很多小时候的问题来分析如果造就我现在的行为,所以我回忆追溯到了幼儿园,这便是我身处圈子最开始埋下的因。

当时很惶恐,毕竟都是「爸爸妈妈」家家酒盛行的时候,突然我想扮演一个受虐者,一个服侍的丫鬟,猜忌自己是不是一个不正常的人。

感谢之后互联网出现,让我瞭解到了有那麽一个群体,我不是唯一「不正常」的人了。

我是一个铲屎官,我非常喜欢热爱彭布罗克威尔士柯基犬,从没人认识的品种一直走到今天,看到马上就要变异了的柯基,我不心痛是不可能的。

我仿佛看到了柯基的未来,那就是喜乐蒂,阿拉斯加第二。

飘逸灵秀的喜乐蒂,动态优雅的阿拉斯加,在大街上几乎已经看不到了,赛场上才能偶尔得见。这要感谢所有没有能力的繁殖者,定义喜乐蒂尖嘴猴腮不好看,阿拉斯加不像熊就不好看。

曾经,我也义愤填膺过,我慷慨激昂过,我妄想我小小的努力能改变这个市场,我很怕我们的后代,再也看不到原本应该那麽美丽的狗。后来我明白了,我一个人根本不能改变现在劣币淘汰良币的大环境。

是不是和你我身处的字母圈一样,认认真真接触瞭解反而被说是磨叽,不发照片被说不像m,要求对方承担五星酒店被说是骗钱。

我愿意花时间,花精力去剖析我自己给别人看,却抵不过一些人发一张私密照更诱人。

我无法改变现在的大环境,我只能做好我自己,如果能有一个人评论我,从我身上能看到最贴近过去字母圈的状态,我便足够了。

不知道大家是怎么定义的入圈,有些人以知道字母圈的名词开始;有些人以深入了解具体项目开始;有些人以第一次实践操作开始。

而我个人觉得最贴切的定义是:“我迫不及待想找到归属的另一半”开始,是我十七岁半。

我认为依靠可以寻找得来的感情不如等待缘分到来的。

这个圈子是一种复杂的感情,是日积月累的磨合。

若刻意寻找,一定会专注与对方的瑕疵,或者是沉迷与速配的美好,然这都不是全部,所以寻找其实就是一种盲目。

等待似乎很被动,但是等待来的往往都是最合乎心意的,也是最惊喜的。

因为它要么符合期待,要不就是超过期待,因为我不会等待到一段我不喜欢的感情。

所以我的空窗期很久很久。

我拥有过两段十分愉快的经历,好聚好散,不提往事。

不需要问我的喜好和禁忌,我浅显的认为,如果我足够崇拜你,在关系里足够爱你,我什么都愿意做,而我现在的确可以做到很多。

何为下限,就是条件没有达到才无法突破。

谈论一下我的期待。

我希望你能拥有高学历,或者在某一方面有特别成就也可以补足学历。最好在江浙沪一带,别太遥远,我不想把本身就不长的生命浪费在路途上。

是不是新手似乎无所谓了,我认为只要你有学习能力,一定的社会地位,愿意去深入了解就好,毕竟这个可以学,你拥有的能力是别人难以超越的。

我感觉我心目中的关系,比较接近于长远之前原始部落的时候,酋长受到族人崇拜敬仰,他必然有过人之处,组织能力也好,或者是打猎厉害也好,才值得人们跪拜。

你也如此,不是空空的会挥舞鞭子,或者操着百度来的理论就能让我膜拜,必须有一个闪光点让我愿意追随,向你学习靠近。

关于更多的,还是要看我们深入聊天过程中三观是否一致,志同道合与否。

我不在意你是否结婚,因为我也不赞同婚姻制度。

生而为人,一个高等动物,除了会利用工具,还有一点就是会创造信仰。

我不喜欢古代宗教,是统治者为了统治国家臆想出来的玩意儿。

这不单单是一个身体上的游戏,我认为更是精神上的依赖,舒适,和提升。

看到这里的你,如果你目前物质满足已经饱和,那么你想试着成为一个拥有完整人格的人的信仰吗?

我会思你所思,想你所想,你将指引我前行,将改变我未来方方面面。你会成为我心中无上的,独一的信仰。

谢谢你看到了最后,愿你找到内心的安宁。

by-褒姒

如果想要知道更多字母圈的内容,认识更多字母圈子的人,那么欢迎加入灰度交友中来,这里是字母圈最温暖的家庭,字母圈男男女女在这里包容性很强哟,灰度交友大家庭非常欢迎你~

灰度交友

圈内同好家庭

加入圈子
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